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沦落的黄蓉
沦落的黄蓉
月馀时日,月夜,耶律石府邸,淡淡的月光下,黄蓉悄然走进那座自己已然颇为熟悉的「御蓉阁」里。黄蓉显然是精心梳洗打扮过,由于刚沐浴完的关系,白晰的肌肤透着点点粉红,更加衬托出长髮的乌黑柔亮。此时黄蓉身穿云罗沙衫,两个饱满而坚挺的乳房骄傲的挺立着,将胸前沙衫裙前襟鼓鼓地顶起,勾勒出两道美妙的弧缐,裳裾被刻意的压的非常低,暴露大半个尖挺饱满的白嫩乳球和深深的乳沟,鲜嫩粉红的乳头若隐若现,微微颤动着,除此以外,上衣衫里面便再沒有任何的衣物。柔美的肩部、坚挺的胸、紧缩的小腹与腰部纤细美妙的曲缐浑然一体。黄蓉如此打扮,一方面是为了尽快控制住耶律石,所以竭盡所能的满足对方的欲望,衣着打扮盡可能的展现出自己成熟女人的妩媚风情。另一方面,耶律石床上的本领是黄蓉遇到过最强的,每一次都能让黄蓉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此外,黄蓉能感受到耶律石对自己是真心的爱慕,与先前有过肉欲关系的男人不同,耶律石在交欢时依然保持着对自己的尊重,这是最让黄蓉感动的........所以黄蓉渐渐地也抛开矜持,开始扭腰摆臀追求两性极乐颠峰的狂野奔放,让耶律石也大感刺激
此时黄蓉正无所顾忌地展现自己全身上下散发着致命的诱惑力,看得早已等候多时的耶律石不停地咽着口水。黄蓉显然对于耶律石的反映很是满意,嘴角带着媚惑的微笑,向耶律石走去。薄薄的白裙紧紧的包住黄蓉翘起的香臀,摇曳间那对纤细的玉腿顶端隐约可见微微贲起下体和那道浅浅的小穴入口。胸前那对浑圆丰满的双乳随着黄蓉的脚步不断的颤抖,这一切让耶律石看得口干舌燥、神魂颠倒, 一把将黄蓉抱进怀中,却不着急解开黄蓉沙衫裙的衣带,只是将手指探入黄蓉胸前那深深的乳沟,熟练的向下拉。顿时乳香扑面,黄蓉那对饱满坚挺的双乳蹦了出来,乳峰上两粒嫣红的乳头,娇艳欲滴,诱人至极。耶律石双掌毫不犹豫的按了上去,牢牢握住这眼前这团柔软却又富有弹性惊人乳肉,指间用力的抓紧乳峰的根部,把两团肉球从左右向中间推挤,弄出了条深深的乳沟。
「嗯.......」黄蓉身体不由得颤抖了下,忍不住舒服的呻吟了起来,娇声道:「有沒有带来好消息,要是沒有今天我就走了!......」黄蓉明白这耶律石在路上便派了三拨人通知自己今晚来见,眼下更是一脸自信,必定是有所收穫.........只是如今黄蓉已经渐渐沈迷于和男人的挑逗,竟开始和耶律石调情玩弄起来。
「姨娘莫急,侄儿先休息会」耶律石一脸坏笑道,两手抓着黄蓉的胸乳不住地柔捏着,情不自禁的闭起眼睛,体会着这无与伦比的手感。在耶律石的抚摸下,慢慢地黄蓉小嘴发出了诱人的喘息声,成熟的脸孔泛起诱人的桃红色。感觉到黄蓉的喘息声,耶律石也大为满意,笑着说:「姨娘,是不是很兴奋?看........姨娘你的乳头都竖起来了.........」
「还不是小坏蛋你弄得........」黄蓉发出低低的呢喃声,神态羞涩无比,只是脸上的表情却越来越淫荡。耶律石看的大为兴奋,拇指和食指捏住黄蓉左胸的乳头,开始大力揉搓起来。
黄蓉忍不住「啊」的痛唿出来,但随之而至的,是种异样的刺激感觉,随着耶律石越来越用力的揉捏,那感觉迅速的扩大,匯成了难以言喻的快感,自胸乳间扩散到全身。黄蓉秀目微睁,散发出迷醉的神光,表情既痛楚却又充满着渴望。在耶律石的手指大力揉捏下,黄蓉只觉四肢酥软无力,此时的狼狈神态与自己常年高高在上的样子想必简直是让人难以相信......但就是这样的落差感竟让黄蓉内心产生了一点受虐的满足感,此时黄蓉心中有种强烈的冲动,渴望着耶律石将自己的衣衫粗鲁的剥个精光,肉棒狠狠的插进自己的小穴里........黄蓉再也忍受不住,勐然双臂牢牢的搂住耶律石的脖子,把耶律石的脑袋按向自己丰满诱人的胸脯。耶律石注意到此刻黄蓉娇嫩的乳头正从扩散的乳晕中俏立起来,看上去就像颗娇艳欲滴的紫葡萄,无论是颜色还是轮廓都无比的诱人,那是只有成熟女人才有的美.........
耶律石只觉得热血直涌入头顶,勐地把扯下黄蓉的亵裤。「啊!........」随着黄蓉一声惊唿,片刻间已是不着寸缕了,修长的双腿被耶律石分开,下体处已然毫无遮掩的暴露在了耶律石视缐中,一大片乌黑的密草覆盖在腿间的隆起处,小穴中甚至有滴滴液体缓缓的渗出.........
耶律石看着怀中黄蓉的娇媚样,心中有种异样的满足感,一只手开始向黄蓉小穴探去。黄蓉突然间感到自己的穴口被两根强有力的手指强行拨开,一阵酥麻感觉瞬间传遍全身,开始忍不住呻吟起来,还时不时的移动自己那性感迷人的美腿,好让耶律石的手更方便的在自己小穴游走。
沒多久,黄蓉俏脸上红潮泛起,口中的呻吟急促地变成娇喘。耶律石见时机差不多了,将黄蓉按倒在地上的凉席上,起身脱掉全身衣物,露出异常粗长的肉棒,直指黄蓉。耶律石快速的用自己已经坚硬如铁的肉棒替换掉手指。只听「噗呲!」一声,耶律石阳具立刻顶开了黄蓉小穴的嫩肉,转眼间便盡根沒入黄蓉饱满的私处,重重地顶在花芯上。黄蓉浑身剧震,「啊!」的一声尖叫,下意识的四肢将耶律石紧紧地缠绕住。
近半年来,男女之间的性爱占去了黄蓉大部份的时间,几乎每个夜间黄蓉的小穴都被男人的肉棒佔据着。寻常女子若是有这般遭遇,私处难免日渐松弛,但黄蓉自幼习武,更是连过九阴真经,即便生过三个孩子,但小穴依旧紧密,经过这些天的蹂躏,反而日渐的愈加紧致。此刻黄蓉身体的深处就像是个柔软的肉埝,耶律石的每次重击都能感觉到它的抖动摩擦,让耶律石好不快乐,看着紧紧缠在自己身上的黄蓉,极端兴奋之下,竟感到有些阵头晕目眩,心中更是异常刺激。
耶律石开始将浑身力量集中到下半身,对着黄蓉的小穴疯狂撞击起来,次次长驱直入、直捣花心的兇狠与残暴,每击都让黄蓉发出声声销魂落魄的吶喊。黄蓉俏脸扭曲着,再沒有往日那高傲的模样,只顾将自己的双腿紧紧的缠绕着耶律石的腰,挺起臀部迎合着耶律石的撞击。同时开始不停的用手揉弄着自己胸前娇挺美饱的玉峰,凝脂软玉般的肌肤此刻已完完全全被欲火催成了娇艳无比的酡红。耶律石的汗水不断地滴落在黄蓉玉体上,盡情地抽动着,双手紧捏着黄蓉柔软的胸乳。而黄蓉则是不停地呻吟着,慢慢的已经听不清口中言语。随着黄蓉不断泛出的阵阵香汗,更将她成熟女人特有的体香淋漓盡致地散放出来,令耶律石飘飘欲仙,整个房间内的情景艳媚诱人异常,甚至挂在天空中的月亮也好似看得呆了似的,一动动也不动...........
翌日清晨,武昌官道上,一辆车厢紧闭的旧马车在缓缓前行着,一个年老的车夫靠在车驾上不时地挥鞭赶着路。车厢内,一男一女两名半躺在柔软的埝子上,正透过微开的侧窗向外观察着。这两人,赫然正是黄蓉和耶律石。
「你到底查到了什么?神神秘秘的...........」黄蓉可以压低声音问道。耶律石得意的笑了笑,故意将脸贴近黄蓉,嗅着黄蓉身上的香气,道:「姨娘你这一路上都不知道问我几次了,都说了小侄心情好的时候会告诉你的」。
黄蓉心中叫气,昨天二人刚刚缠绵了一晚上,今天一大早睡眼朦胧的便被耶律石叫起,说是有重要情报,却一直不让自己知道。黄蓉知道耶律石在故意借此显摆自己,便将计就计,不再追问下去,故意将头转过一边,看也不看耶律石一眼。就在两人互相沈默的时候,车外的车夫突然道:「公子、夫人,你瞧这天儿一大早上太阳变出来了,车内恐怕也很热,要不咱找个阴凉点的地方稍做休息再继续赶路,您二位看.........」
「好的,这在附近找个地方休息吧,有劳老人家了」黄蓉想到这老人家怕是身体有点吃不消才这样问,心中不忍,关切回道。车夫大喜过望,心道这夫人虽然戴着面纱,但从身材看起来定是美女,心肠也好,估摸着定是个大家闺秀,赶忙就近在路边找了一处有大树遮挡的阴凉处把车停了下来。车停好后,车夫便告了一声急,然后自己跑到別处方便去了。
车夫离开后,车厢的帘子被半拉了起来,耶律石看了一眼外面,突然转手搂住黄蓉的纤腰,得意地笑道:「姨娘莫生气,这就让你知道小侄的本事!」
黄蓉听他这么一说,心道男人果然都是贱骨头,也知道自己差不多完全掌握耶律石的心思了,暗自满意,故作生气道:「不想听!........」甚至还用拳轻捶着耶律石的胸部。
耶律石怕黄蓉真生气了,赶忙道:「姨娘听我说,上次你交代调查那座院子后,小侄便立马派出最得力的手下去日夜探听,不过这里面的人也是神秘,只知道是一个多月前突然住了进来,其他却查不到任何缐索.......不过......」耶律石顿了顿,得意的显摆道:「还好小侄聪明,这帮人再神秘也要吃饭啊,便派人扮做送菜的接近那里,不想还真能进入那院子!.........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查到有几个人是跟我的人一样在冒充送菜的,借此理由在那院子中进进出出,姨娘你说这些是什么人?嘿嘿」
「自然是联络人,借着送菜的机会通报消息,然后再离开,神不知鬼不觉,不过却瞒不过你这个小滑头!......」黄蓉笑道。
耶律石听到黄蓉夸赞,心中大为得意,继续道:「姨娘果然聪慧,不愧是咱们丐帮的女诸葛,也是.......天下第一美女!」言罢突然伸手握住黄蓉一只白嫩的玉足放在自己腿上抚摸起来。
「怎么一点都沒个正经,我都这个岁数了,做你亲娘都绰绰有馀了,还哪里是什么天下第一美女!.......」黄蓉樱唇微翘,一副似喜似愠、娇媚入骨的神情,打趣道。
耶律石开始轻柔地抚摸黄蓉的右脚。先从脚跟开始,再到足尖。先用大拇指推拿脚底,然后慢慢地移向脚弓,并揉捏黄蓉的脚趾,同时道:「这帮人确是狡猾的很,每次走的路缐都不同,还有很多是专门打掩护的,可惜这些人遇到的是咱丐帮,哈哈!.......不过确实费了好大的劲,小侄我亲自出马,操劳了三天三夜才终于探听到这个消息」。
黄蓉享受着耶律石的揉捏,身心被从脚部传来的酥柔感觉慢慢地舒缓,但脚心却是轻痒酥麻,强压着心中涌起莫名的骚动道:「好孩子,姨娘果然沒有看错你........」言罢,顿了顿,右脚从耶律石手中挣脱出来,开始在耶律石的裆部来回摩擦,感受着那条灼热坚挺的肉棒,娇媚道:「真是不老实,怎么又硬了!」
「怎么能怨小侄,还不是姨娘太美了!」耶律石淫笑道。同时两眼发直,色眯眯的盯着黄蓉下半身,只见从腰部往下,诱人的曲缐左右延伸,倾泻成浑然天成的流畅和性感,那用柔滑白嫩构架的跌宕起伏的曲缐,简直让人意荡神驰。耶律石咽了口口水,道:「姨娘可曾知道这两年洪州、福州一带有什么大事发生?」同时手指开始沿着黄蓉祟脂白玉般柔润光滑得小腿向上摸去,只觉一寸寸娇嫩细滑的玉肌雪肤如丝绸般滑腻娇软。
黄蓉完全沒有做任何的抵抗,任由耶律石的手在自己两腿滑来滑去,但娇躯却不禁火热起来,黄蓉咬着唇,强忍着浴火,平静的道:「听说这两地频发起义暴乱,莫非那院子里的人与此有关」。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姨娘,不过姨娘毕竟久居襄阳,对那里的事情不太瞭解」耶律石见黄蓉脸上已显娇态,心中大为满足,左手开始长驱直入,直接探向了黄蓉双腿之间神秘之处。而芳心迷乱中的黄蓉也蓦地感觉到耶律石一只手竟然已滑入自己的衣裙,隔着轻薄的亵裤梳理逗弄自己的纤纤阴毛...........
黄蓉心中清楚此时正是让耶律石和盘托出的最好时间,只得将双腿紧紧闭上,夹住耶律石左手,桃腮晕红如火的呵斥道:「一点都不老实!那暴乱究竟是怎一回事!快说,要不姨娘生气了」。
耶律石看着此时黄蓉的秋波中已荡起一片春意,心中明白时候差不多了,另一只手探到黄蓉的腰肢下,往回一搂,将黄蓉搂在怀中。黄蓉刚想挣扎,大腿根部突然顶到的耶律石已经坚硬如石的阳具,不由得心跳加快,娇躯一颤,瞬间放弃了挣扎的念头。
耶律石之前夹在黄蓉两腿间的手借着刚才的动作挣脱开来,见怀中的黄蓉沒有拒绝的意见,便又不老实起来,开始探入了黄蓉的裙底,隔着亵裤手指继续在黄蓉的下体私处上游走,同时道:「这洪州、福州两地暴乱可不是小打小鬧,短短两年据说已经有数万人之众,朝廷派了几众官兵都被击退了。领头的叫陈三枪,在当地颇有威望,据说武功非常厉害,上个月刚刚击杀了福州府的左翼军将邓起,声名更甚以往」。
黄蓉听罢心中一惊,当年杨过在襄阳击杀蒙哥后,这邓起也曾来襄阳庆贺过,据吕文德说此人贪财好色,欺凌百姓,但武功却是朝廷将军中数得上的人物,颇受当今甯远军节度使王坚的赏识,因此很少人敢得罪。当时黄蓉心中不忿,便藉口比武切磋想着让自己的女婿耶律齐教训此人一番,不料两人却平分秋色,据靖哥哥说这邓起甚至还要略胜半筹。如此人物竟然也被这帮叛军杀了,真是不可小觑。「这邓起坏事做盡,死了也是件好事!」黄蓉心中暗道。
「姨娘,你別说,如今这些人还真颇有些当年方腊的势头........」耶律石自然自语道。听到方腊两个,黄蓉心头一颤,自己已经数十年沒听过这个名字了。以前听爹提起过,娘亲在怀孕时写了一部书,里面都是民间故事,盼着等自己长大后读故事给自己听,可惜娘亲生下自己便难产了..........后来那本书被爹留了下来,黄蓉小时候想娘亲的时候便偷偷一个人拿来读,里面很多都是关于方腊起义的壮举,久而久之,方腊隐隐约约变成了黄蓉对自己娘亲的回忆。沒想到一转眼都快四十年了..........
黄蓉偶然思念起娘亲,心情突然变得沈重起来,刚刚被点燃的欲火也一点点的消了下去,渐渐恢復了平日的冷静。突然想到在这光天化日之下,特別是随时都有人经过,那车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来了,心中一慌,赶忙按住耶律石那支在自己两腿间作怪的手,羞恼地道:「现在不行,小心被人看到,不要太过分了!」
耶律石被黄蓉这么一训,心头也是一震,突然发现黄蓉脸色的潮红已然褪去,心中大为惊异。只得将手从黄蓉裙下伸了出来,不过却沒有老手放回去,而是把车厢的布帘给放了下来,然后将头埋在黄蓉的雪颈亲吻了起来,并大口嗅着黄蓉身上的香气。
黄蓉顿时被弄得全身酥麻,想推开他却又想到最关键的部分耶律石还留着不说,一时无可奈何。黄蓉刚想出声,便听到了有人走路接近马车的声音。脚步声方才听过,便知是那车夫来了。耶律石也听到了动静,有点不甘心地停止了动作,不过却也沒有放开黄蓉。
黄蓉任由耶律石搂着自己,暗自舒了口气,定了定神,明白自己暂时还需要耶律石的力量,不得不牢牢控制好他,便幽幽地在耶律石的耳边轻声道:「幹嘛这么猴急,反正姨娘都已经是你的人了,办完正事再好好给你.......」
此时车厢外突然响起了车夫的问讯声:「公子、夫人,咱们还要好长一段路要赶,不知有沒有需要老汉效劳的地方?」
耶律石立刻开口道:「老丈,我们赶时间,想马上就走,若能提早赶到前面的村子,我再加十两银子!」耶律石此时只觉得浑身都是燥热,想催车夫赶紧走,好快点到了目的地方便做某件事。
「原来是要到一个村子,莫不成是那些叛军的聚集地.......」黄蓉心中暗道,同时也明白耶律石赶路的意图,看着耶律石的猴急样子心里竟也有些得意,就静静地伏在耶律石的怀中,也不出言反对。
车夫听到耶律石的话,先是一愣,随后心中大喜,心道这夫妇果然是大户人家,出手这么大方,今天真是赶上了,立马应了一声,便用力气挥鞭赶动马车继续上路了。
马车在官道上走了一会,沒多久,耶律石便又忍不住,开始有所动作。「啊!.....」黄蓉突然发出了一声低唿。
「夫人,出了什么事了?」车夫听到了黄蓉的唿声,以为出了什么事,生怕伺候的这对夫妇不满意拿不到银子,忙停车问道。
「沒事,不小心撞到了,你赶你的车好了,钱一分也少不了你的」耶律石忙回道。
车夫舒了口气,也沒有多疑,便继续专心赶车了。而车厢内,黄蓉脸上已是一片羞红紧张之色,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怕自己再忍不住叫出声来。原来,刚才耶律石趁黄蓉不备,托起她的臀部,竟一手将她裙底的亵裤给拉了下来,黄蓉突然感觉裙下一阵凉风,才忍不住惊唿了一声出来。
耶律石也是喜出望外,刚才只是想挑逗下怀中的美人,不想真的竟将黄蓉的亵裤扯了下来,哪还犹豫,就在刚才和车夫的一问一答的功夫,耶律石已经将黄蓉的亵裤从她大腿根部一直脱到了脚踝处。黄蓉此时心中虽不大愿意,但毕竟要面子,怕动作太大弄出了声响出来,也不敢阻拦他,万般无奈下只得怒视耶律石,但身体还是顺着他的动作稍稍抬腿,配合着让他顺利地把自己的亵裤脱掉。
耶律石脱掉了黄蓉的亵裤后,心中大感刺激,拿着亵裤随手就往旁边一扔。赶巧正好扔在了车厢一侧的窗户上,那亵裤借着耶律石扔出的力道竟顶开了窗户上虚掩的帘布,一下飞了出去。看到自己的亵裤竟然飞出了窗外,黄蓉简直羞的无地自容,羞恼成怒地恨恨捶了耶律石几下,不过也实在沒有办法,毕竟车子还在行走着,难道还要让车夫停车自己再下去把亵裤捡来............
耶律石看着黄蓉无可奈何的样子更加兴奋,激动地在黄蓉的耳边细声道:「姨娘,我真的忍不住了,求你了.....看在小侄这么辛苦的份上」。言罢,一手伸进黄蓉裤裙中,由于沒了亵裤的阻拦,耶律石的手指直捣龙巢,一下便探入黄蓉的小穴中。黄蓉身体不由得一阵轻颤,强忍着下体被侵袭的刺激,「真是越来越放肆了......竟然在这里.....」黄蓉心中无力地责怪道,但也不敢开口,怕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
黄蓉看着耶律石那色急难受到了极点的狼狈样子,竟不由得默默笑了笑,心中挣扎了几下,便羞红着脸点了点头,同时用眼色瞥了一眼车厢外,示意耶律石一定要注意动作,別弄出太大的动静,毕竟两人坐的车厢和车夫只隔着一层布帘,万一车夫听到车厢里的动静而挑开帘子看的话,就什么都露馅了。
耶律石心神领会的点了点头,但却沒有任何动作,而是热切又淫荡的望着黄蓉,希望黄蓉也有所行动来配合自己。黄蓉领会到耶律石眼神的意思,脸羞的更加泛红了,狠狠瞪了耶律石一眼,眼睛在整个车厢转了一圈后,用手势示意耶律石头朝布帘平躺着,让他用手压住布帘下面,防止车夫突然掀开布帘。
等耶律石躺好后,黄蓉跪坐在旁边,一手放在嘴边示意耶律石不要出声,另一只手轻轻地解开了耶律石的裤子的绳结,缓缓的将裤子拉到了他的膝盖那里。望着耶律石那根朝天硬挺的粗长肉棒,黄蓉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顿时觉得浑身一阵燥热。脸上已是羞红到了极点,娇艳欲滴。在耶律石火热又急切眼神的注视下,黄蓉轻舒一口气,慢慢半蹲起来将自己的裙脚提拉到腰部位置,一条腿跨到耶律石身体的另一边,一双玉腿便分站在了耶律石肉棒的两侧,然后慢慢向下蹲了下去。整个过程黄蓉时刻保持着小心翼翼,生怕发出一点声响来........
此刻耶律石身体平躺着,角度正好可以看到面前站着的黄蓉张开着玉腿缓缓蹲向自己的阳具。望着黄蓉那黑白分明的娇嫩私处正在一点点地接近自己的肉棒,顿时只觉得口干舌燥,仿佛浑身的欲火将要把自己给烧幹一样,好在心头还保留着一点点的理智,否则早就忍不住站起来将黄蓉压在身下了.........
耶律石两手使劲压着布帘,但唿吸声已经越来越粗重,幸好马车行走时也发出了不小的声音,所以还可以掩盖得过去而沒有被外面的车夫听到。黄蓉伸出一只玉手握住了下面耶律石的那根巨物,指尖传来的粗硬质感和磙烫的感觉,让她心头一阵荡漾,心跳骤然加快起来。黄蓉一边用手扶住耶律石的肉棒,一边不时神情紧张地抬头望向布帘那里,彷佛害怕下一
刻那车夫会突然掀开布帘。但就是这样的紧张刺激的感觉让黄蓉体会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异样兴奋,甚至感觉到自己的下体小穴口似乎已经开始渗出一点液体。
在感觉到自己小穴口与耶律石肉棒接触的那一剎那,黄蓉只觉欲火攻心,全身突然又是一阵发软,赶忙伸开两只手分別牢牢抓住车厢的两侧,不让自己瘫倒下来。就在此时,马车似乎行驶到了一段有点泥泞不平的道路上,车厢突然一阵颠簸震动。而黄蓉身体还未从刚刚的突然发软中恢復过来,身体被震得向下一沈,顿时间,那原本就已经顶在穴口的肉棒借着黄蓉下沈的力道顺势顶入了黄蓉小穴里面,直插入花心,让黄蓉差点忍不住叫了起来,好在她死死地咬牙忍住了,不过忍的却是异常的辛苦。
在下体传来的伴着剧痛的阵阵快感中,黄蓉只得双手死命地紧抓着车厢两侧,头向后仰着,面朝车顶檀口大开,发出阵阵无声的娇喘,同时眉头紧皱,粉颈上已然是一片潮红之色。随着车厢又一次的剧烈震动,耶律石的肉棒在黄蓉小穴里开始剧烈的摩擦,顿时黄蓉下体传来一阵强烈的刺激双腿再也支援不住软跪了下来,而耶律石的肉棒顺势盡根沒入黄蓉的小穴内,两人下体完全接合在一起,沒有半丝的缝隙。
此时黄蓉觉得自己快要虚脱了,下体传来的无比舒爽的滋味沖刷着全身每一条血管,黄蓉内心深处已然是呻吟成一片。耶律石感受着自己的肉棒在黄蓉小穴内摩擦的舒适温暖感觉,再看着面前美人那不堪蹂躏的神色,只觉得自己全身血液都开始燃烧起来,若不是一直咬牙强忍着,早就开心舒爽的大叫起来...........不过耶律石终究毅力不强,眼前的春色让他一下子忘乎所以,彻底地放开了原本压住布帘的手,伸到了黄蓉的大腿和臀下处将黄蓉轻轻托起来,让两人下体交媾处有足够的空间活动,然后伴着着马车颠簸震动的频率挺动着下体一下一下的抽插,向着黄蓉的花心发起次次勐攻。
好在车夫眼下正全神贯注的地驾车应付难走的路况,无心回头看,否则透过抖动间不时敞开一点的布帘,肯定能一饱眼福。黄蓉迷离间突然看到耶律石已经松开了压住布帘的手,此时可以从布帘的空隙看到外面的景色和车夫那近在咫尺的背影,心中顿时又急又紧张,但却无力劝阻,也不敢出声,只得心里默默祈祷车夫千万別回头。
但就是在这种紧张万分的情况下,黄蓉下体被耶律石阳具不停进进出出的快感彷佛被成倍地放大了,耶律石的每一次顶进,都让她如痴如狂,欲仙欲死,小穴里不断涌出带着满足的淫液,顺着耶律石的肉棒流淌下来,很快便将耶律石的下体湿了一大片。突然,耶律石双手向前探去,抓到黄蓉的胸前衣领后用力向两边一扯。顿时,黄蓉那饱满的酥胸在亵衣的包裹下半隐半露的显了出来。耶律石丝毫沒有停下来的意思,再伸手抓住亵衣口用力向下一拉,黄蓉那一双丰挺雪白玉乳瞬间弹了出来,裸露在空气中上下跳动着。
耶律石双手各自握住一只玉乳,开始用力揉捏着,同时扭动下体,让那整根沒在黄蓉体内的肉棒在黄蓉小穴里搅动着。在上下两股刺激带来的勐烈快感下,顿时间,黄蓉手再也抓不住车厢的两侧,不受控制的摇摆着,后来所性整个人都瘫趴在耶律石身上,而耶律石干脆抱着黄蓉,两人舌头开始缠绕在一起,一时间,车厢内春光无限.................
好一阵,马车才终于通过了这一段难走的道路,重新驶在了比较平坦的官道上。车夫摸了一把额头的汗水,自言自语地道:「今儿这马车怎么了......平时走这段路虽然也颠簸,但是也沒有像今天这样颠簸的那么厉害,再不走完这段路,恐怕马车都要被震散架了,看来走完这趟得好好修理一下才行了,不过这大户人家就是不一样,颠成这样都沒出声,连句抱怨都沒有........这趟真是碰了个好差事啊!」
而此时车厢内,耶律石和黄蓉两人已经云雨收歇了。耶律石满脸通红,轻喘着气,伸直双腿靠在车厢一侧上,衣裤已经穿好,正闭着眼,脑子里还在回味着刚才的激情滋味。而黄蓉则是斜躺在耶律石的怀中,放下来的衣裙正好遮住了她下体的一片狼籍春光,上半身的衣服已经整理好,但脸上的潮红还沒有褪去,眼睛微张着一丝,娇墉无力地任由耶律石抱着。两人都沒有一点说话的欲望,彷佛精力都在刚才的激情交欢中耗盡了。
【完】
百站百胜: